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Manners maketh man
==============================
#这里一条物理狗
#好好读书 up up up
#本命Jeremy Brett 男神福山
#撒老师的观众朋友
#杂食属性 兴趣随机掉落
#痴迷各类中老年美人(。
#Spirk 王男哈蛋 POI夕阳红RF不拆不逆

[SK]Spock扭蛋

#脑洞来自哥哥扭蛋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

#本意想写傻白甜我也不知道最后出来的是什么:)

#作为一个好久没动笔的物理狗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自己的语文水平都喂了哪些狗呢

#白磕了这么久的粮终于还是没忍住产出了 给我最爱的大副和舰长

#ooc和bug都是我的锅,私设如山。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设定AOS背景但感觉越写越往TOS上跑偏(。有TOS台词出没以及TAS相关情节提及

#SK无差,童年AU向,1w+已经完结,会有续篇或是番外(大概(毕竟如果番外跟正文一样长那就很尴尬了(。

#警告 无剧情无文笔 扭蛋!Spock设定

#最后的仪式参考电影三 实在渣文笔描绘不出来(趴

#祝食用愉快(鞠躬


————我是别废话了的分割线————


1.

河滨镇的商店街里突然多了一家扭蛋机店。

实现您全部的美梦——店家是这么宣传的。

店主是一个笑眯眯的老爷爷,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每当有人问起,他只会笑眯眯的摇摇头然后告诉你别想着拿扭蛋做坏事。

它只接受美好的愿望。

女孩们用这些扭蛋机换取她们所能想到的一切可爱的小东西,美丽的服饰、毛茸茸的宠物、奇妙的零食。男孩们则不屑一顾,这些“成熟”的小男子汉们嗤笑着这如同过家家一般的幼稚行为。

Jim也曾是这些表示不屑的男孩的其中一员。

直到Sam与Frank大吵一架离家求学,直到Jim开着他父亲留下的古董车冲向悬崖。

Jim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还剩下什么,浑浑噩噩,所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趁着夜色的遮掩溜进了扭蛋机店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过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愿望是什么。或许是他需要些美好的东西来证明自己还值得拥有美好,而不是现在这操蛋的一切。永远在执行任务的妈妈,只知酗酒大骂的继父,离家出走的哥哥,以及,在他出生那天去世的英雄父亲。

他想他可能并不知道美好到底是什么。

没开灯的店里黑漆漆的,只剩扭蛋机上的玻璃罩子反射着从窗户漏进来的幽光,好像一个个张着大口的怪兽,尖牙闪着白森森的光,林立在四处暗暗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曾对此不屑一顾的Jim沮丧的发现这么多扭蛋机他甚至不知道它们都代表着什么。

闭着眼睛随手摸向一个,将手中攥的汗涔涔的硬币一个一个认真的投进机器中,硬币掉落的声音如鼓点般应和着他的心跳。然后,他转动了旋钮。

 

2.

溜回自己房间将门锁好,Jim靠在门板上感受着心脏狂跳的节奏。他爱死这种肾上腺素激增的感觉了。

这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Jim看向手中紧紧攥着的扭蛋,它有着淡绿色的外壳。等呼吸渐渐缓和,他爬上床盘腿坐好,将扭蛋的外壳打开,里面装的是一块同样淡绿色的……石头。

没错,石头,Jim举起它对着灯光看了看,上面隐隐约约刻着一个小小的S。

Jim觉得自己就是个蠢蛋,他甚至不知道这扭蛋该怎么用就头脑一热的扭回了它。

随手将他扭出来的石头扔在床上,把脸埋进枕头,Jim迷迷糊糊的想或许明天可以去一趟店里装作顾客来询问一下——或者去问问Carol,她可是姑娘里的万事通,但她肯定很乐意给Jim讲讲关于那个扭蛋机的事,毕竟没有人能拒绝他的蓝眼睛,当然Nancy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她好几回想跟Jim讲讲这个了,可惜聪明的男孩懂得如何绕开他不感兴趣的话题,或许明天可以顺着她的话谈一谈也不错……

伴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Jim睡意渐浓,临睡前最后一个想法是他又没有关灯,明天Frank又要骂他了估计——不过管他呢。Jim陷入了梦乡。

 

3.

热。

这是Jim唯一的感受。他感觉自己似乎贴着一个火炉,还有人在该死的不断扇风好让炉火更旺一些。他嘟囔着往远挪了挪,可火炉也一起被挪了过来,Jim几乎要骂街了,谁该死的需要在夏天烤火炉——

“小兔崽子你他妈又不关灯就睡觉?!你当交电费的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Frank在外面咣当咣当的砸门声让Jim从梦中惊醒,“该死的你竟然敢锁门?!把老子的话当放屁吗??!!”

然而Jim已经听不见Frank还在外面骂些什么了,他几乎被他床上的东西吓呆了。

不,不是东西,是一个全身赤裸的、有着尖耳朵平刘海奇怪眉毛的——瓦肯人?Jim不太确定,因为他只在书上读到过关于瓦肯人的一些描述,连图片都没见过。

很显然,他也被Frank的叫骂吵醒了,据说瓦肯人有三倍于人类的听力,估计在他听起来Frank的叫喊声会更大更吵一些吧,Jim有些心不在焉的乱想,因为床上那双巧克力色的眸子正一瞬不移地盯着Jim。

在他的注视下,Jim有些不自在的僵硬,他将身体贴在墙上挺直了些,好像这样就有了些底气。

“Hey,你、你好?我叫JamesT. Kirk,你可以叫我Jim,很高兴见到你。”

Jim在心里呻吟了一声,简直要为这毫无新意的开场白抽自己一巴掌。

瓦肯人动了起来,起身盘腿在床上坐好,丝绒被环在他的腰上,Jim向墙上贴的更紧了些,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瓦肯人向他点点头致意,声线低沉如上好的大提琴奏响:“我知道你的名字,Kirk先生,鉴于人类的声带无法发出我名字部分瓦肯语的读音,因此你称呼我为Spock就好。”说完他歪了歪头,又加上了一句,“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这么说该是符合逻辑的。”

“你知道我的名字?”Jim想Wow他竟然见到了一个真正的瓦肯人,而且这个瓦肯人好像认识他?突然Jim睁大了眼睛,该死的他是不是忘了些什么?他顾不得对面还坐了个全裸的瓦肯人猛地扑到床上翻找起来,好吧,那块见鬼的绿色小石头果然不见了。所以,这是——他的扭蛋?Jim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Jim再次坐好,有些僵硬的比了比自己和Spock,说:“所以,你…我….你就是…我的扭蛋?”

Spock高高的挑起一边眉毛看着Jim丰富的动作表情:“此说法并无谬论。”

Jim那连电脑都能说死机的舌头仿佛在一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结结巴巴道:“哦、哦,好的,嗯,那,你是瓦肯人?”

Spock另一边的眉毛也挑起来:“显而易见。”

Jim将脸埋进手里呻吟了一声,几乎要为自己的糟糕表现羞愧而死。

“嗯…我给你找身衣服你先换上吧。”Jim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建议到。

Spock点点头:“我对此项提议并无异议。”

起身去给Spock翻找衣服的Jim还是有些茫然。

好吧,他的扭蛋,是个瓦肯人?

 

4.

Jim几乎是用冲的跑进了店里。却在看到店主老爷爷的瞬间把话咽了回去。

或许他应该先找Carol或是Nancy了解了解情况而不是贸然暴露自己的违法行为——虽然他是付钱了的,但那毕竟还算是非法入侵。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孩子。”店主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

Jim挠了挠头,决定还是问一问好了:“嗯,是的,那个,我想知道,这个扭蛋会变成人吗?”该死的这是什么问法,他在心里呻吟了一声。

而店主只是笑眯眯的道:“它能感受到人内心最渴望的美好并实现它。不论那是什么。”

 

走出店铺Jim还是有点儿茫然,所以他渴望一个瓦肯人?

好吧不论如何他现在有一个瓦肯人了,他的瓦肯人。这个有着所属意味的代词突然让Jim高兴了起来。他想到Nancy曾经扭出过一只可爱的宠物,或许她的经历可以有些参考意义。不过Spock可不是宠物,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瓦肯人,如果他告诉Frank他扭了一个瓦肯人出来让他养估计Frank会直接让Jim带着Spock滚回他的扭蛋去——所以要想一个好的理由。

他可是Jim 全宇宙最聪明 Kirk,没有什么能难倒他。他会保护好他的Spock的。

没错,他的。

 

5.

“听着Spock,一会儿什么也不要说,听我的就好,这关系到你能否留下来,一定要记得啊。”Jim再次拉着Spock的手臂细细叮嘱道。

Spock挑起一边眉毛道:“这已经是你第18次重复相同的话了Kirk先生,我相信我的智力正常并无缺陷。以及,”他顿了一下,继续道,“瓦肯人是触碰型心灵感应者,因此,”他抬起下颌示意Jim抓着他手臂的手,“请尊重我的个人空间。”

Jim有些讪讪的松开了手,好吧他大概需要多了解一些关于瓦肯的资料了。他有些不满的嘟囔道:“那我还说了好多遍叫我Jim不要叫我Kirk先生呢。”

“准确来说是124次,”Spock突然补充道,“以我们两人总共相处不超过3.52个标准时来看,不得不说,这个数据是——惊人的。”

Jim目瞪口呆。

正当Jim想反问算不算上这次的时候,门响了。

Jim赶紧拉着Spock从沙发上站起来。

喝的醉醺醺的Frank走进来,看都没有看站着的Jim的一眼径直越过他向厨房走去。

Jim僵了一下,拉着Spock的手不自觉攥紧,又想起了什么像被蛰到一样甩开了手,他硬着头皮开口:“Hey,Frank,你看…”

“有什么事吗?”Frank粗鲁的打断了他。

“嗯,那个,”Jim有些无措的搓了搓又想去拽Spock的手,“这位是Spock,嗯,是,瓦肯科学院和我们学院的交换生,老师安排他住到我们家。”

“什么?!这不可能!”Frank如同被针扎了一样跳起来,“见鬼的我才不要多养一个麻烦的小鬼!而且我们家也没有空房间可以给他住!”

Jim瑟缩了一下,又勇敢的迎上Frank的瞪视:“他可以跟我一起住!而且这是老师安排的!你这样拒绝会妨碍星际和谐!”

Frank吼回去:“那让他该死的换一家去!我们家没空接这个麻烦!再说了,”他突然狐疑地打量了一下站在一起的两个人,“瓦肯人?瓦肯人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地球的小学校?还是到爱荷华这个破地方,为什么不是去旧金山?”

“因为,因为他是一个混血!”Jim简直要为自己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奇怪词汇扇自己一巴掌了,该死的!可他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编下去,“所以他希望到地球这个第二故乡生活一段时间,而且他的父母是我父母的朋友,所以老师才遵从他父母的意见让他寄宿我们家。”反正他的母亲已经好久没有回来过了,而他的父亲,众所周知。

“我可不知道瓦肯人还会有希望什么的。”Frank不满的嘟囔,反应也不那么强烈了,大概是因为Jim抬出了Winona,而他也并不是那么了解他这个妻子的交际圈,或许是某次太空任务中的情谊,或许是曾经学院的旧友。

“看好他别来烦我!”最终Frank只是粗鲁的说到,然后冲Spock扯出一个嘲讽的假笑:“Hey,Spock是吧,欢迎来到大英雄Kirk的家。”

Jim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让拳头和Frank脸部亲密接触的冲动。

 

“不管怎样问题算是解决了。”回到房间,Jim耸耸肩对Spock说道,“以及,”他有些不安的搓了搓手,“对不起,关于说你是混血这点。我猜你们对血统还是挺看重的。”

“无需道歉,Kirk先生,”Spock平静的说道,“关于这一点你的言论并无错误。”

“什么?!”Jim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个怎样天才的大脑,他只是灵光一现,毕竟纯瓦肯好像确实没什么理由来地球。

“肯定的,我是个半瓦肯,那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混血,Kirk先生。”

“都说了不要叫Kirk先生叫我Jim…”Jim还有点儿为自己的智慧飘飘然无意识的反驳道。

“第125次。”Spock说道。

于是Jim突然就笑了出来:“所以我说,别固执啦,看在我嘴皮子都快磨破的份上,不然我以后天天在你耳边念叫我Jim叫我Jim直到你改口为止。”

Spock的眉毛高高挑起:“这是无意义且不合逻辑的行为,K…Jim。”

“Jim得一分,Spock不得分!”Jim欢呼着宣布。

Spock的眉毛简直要飞到刘海里了。不合逻辑的人类。

 

6.

“Hey,早上好Nancy。”Jim向他可爱的同桌打招呼,露出一个女孩无法拒绝的明媚笑容。

“Hi,Kirk。”Nancy回以一个可爱的微笑,“昨天怎么没来学校?”

“呃,”Jim耸耸肩,“就,家里那点儿事,你懂。”

“Frank又喝多了吗?”Nancy的眼中流露出同情与关心。

“Hey,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可是打不死的Kirk。”Jim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河滨镇不大,反正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家那点儿破事就对了。

“比起这个,昨天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吗?”打断Nancy想要继续安慰他的话,Jim问道。

女孩儿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她开始讲昨天的数学老师又不小心踩到自己的鞋带摔倒,社会学老师嘲讽了总往后转的Bob会有S型的身材,Jim微笑着听着,时不时地插上两句保证谈话顺利进行。

终于,Nancy谈到了街上的那家扭蛋店,Jim努力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刻意向她问起了她可爱的小宠物。

女孩儿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没有好好听过我讲的关于扭蛋的话呢。”

“能听漂亮女士讲话可是我的荣幸。”Jim微笑道。

“嘿,就你嘴甜,”女孩佯装嗔怒的打了他一下,心情却突然低落下来,“小可爱被回收了。”她沮丧的说。

“什么?”Jim惊讶极了,“卖出去的扭蛋还能收回吗?”

“不,不是这样,”女孩摆摆手,“是我还不够好,所以没办法和小可爱鉴定契约让它成为我们家真正的一份子。”

“啊,所以那家扭蛋的东西还要真正建立契约才能永久存在吗?”Jim若有所思,“我看你和小可爱相处的很好啊,它也很喜欢你。”

“是的,”女孩点点头,“我是很喜欢它——当然它也喜欢我,可是光喜欢是不够的。”

“不够?”Jim迷惑了。

“没错,”女孩认真说道,“想要生活在一起光靠喜欢是不够的,还要有责任与耐心。因为它把一生都托付给了你,光凭单纯的喜欢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的。”

“这样啊,”Jim点点头,“那,回收是什么意思呢?是重新变回扭蛋被别人扭掉吗?”

“差不多吧,”女孩突然笑了,“不过小可爱会等我,一定会的,当我有能力为它负责的时候,它就会再次来到我身边。这是那个店主老爷爷告诉我的。”

Jim微笑起来:“是的,当然会。”

他绝对不会让Spock被回收,绝对不会。

 

7.

Jim扎进学校的图书馆查询瓦肯的资料。不过瓦肯这个种族真是注重隐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书上对于瓦肯人的介绍就是“瓦肯是接触型心灵感应种族,几千年前在被尊为瓦肯文明之父的哲学家苏瑞克的带领下摒弃情感投入纯粹逻辑的怀抱。”这样简单含糊的描述。不过一些关于瓦肯服饰的还有习惯的描述还是引起了Jim的兴趣。

在调试了一下午复制机后Jim成功的弄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兴冲冲的跑回了家。在他的房间中Spock正在端详他那一书架古董书。

“Hey,我回来啦。”Jim向Spock打招呼,“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

他向献宝一样把手中的东西递给Spock,注意不和他发生肢体接触。

“这是一件瓦肯冥想长袍,”Spock宣布道,“我相信此时说谢谢是符合逻辑的,谢谢你Jim。”

Spock的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Jim就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很满意而且很…高兴。于是Jim也很高兴,就好像得到全世界一样那种高兴。

“走吧Spock我们下楼吃饭。”Jim招呼他,Frank还没回来Jim得自己做饭——他从来都是自己做饭。

Jim在折腾复制机,Spock在餐桌旁等候。

“复制机里没有瓦肯菜式蔬菜沙拉可以吗?”Jim询问道,他今天看到瓦肯是素食主义者,这样真是无趣透了,他简直无法想象没有肉的人生。

“这是可以接受的。”Spock点点头。

“你有什么喜欢吃的蔬菜吗?我可以多加一点儿在你的沙拉里。”Jim建议道。

“瓦肯人并无偏好,Jim。”Spock说道。

于是Jim给自己复制了一个汉堡——加满他喜欢的肉的那种,还有两杯果汁,连着沙拉一起端了过来。

Jim大口嚼着他的汉堡,偷偷观察Spock吃饭,虽然瓦肯人宣称他并无偏好,但Jim明明看到他把沾了太多沙拉的叶子“不经意”地拨到一边,Jim几乎要微笑了。他暗暗记下Spock吃掉的比较多的蔬菜类型决定明天多给他加点儿,嗯还有少放沙拉。Jim盘算着要不要为复制机加上几道瓦肯菜式,虽然不太好搞但他相信以Jim Kirk的聪明才智没什么做不到的。

为了Spock他什么都愿意做。

 

8.

Jim发现Spock好像对他那一书架的纸质书很感兴趣,当他询问Spock是不是喜欢这些书时,瓦肯人严肃的回答了他。

“瓦肯人并无‘喜欢’这种情绪,Jim,”然后他迟疑了,“但如果我能借阅这些书籍的话无疑是有益于我的学习的。”

Jim大笑着打断了他:“嘿你当然可以看,我房间里的东西随你使用。”

嗯他发现了瓦肯人没有感情绝对是瓦肯对外宣称的最大谎言的第二位。

第一位是瓦肯人从不说谎。

他可还记得当Frank气急败坏的质问Jim为何将他的藏酒都毁掉时Spock那富有技巧性的回答,他曾见过邻居的猫跑进来,之后就听到了类似玻璃器皿破碎的声响。Frank虽然依旧怀疑是Jim干的可他拿不出证据,尽管他以前揍Jim从不要什么证据,可这次还有个瓦肯人在旁边他不好动手,因为那个瓦肯人可是一脸严肃的警告他什么法律法条的连他该死的第几项都能说出来,瓦肯人都是电脑吗?最终他只能恐吓似的警告Jim别捣乱,然后骂骂咧咧的离开。

当Frank离开后Jim大笑着拍上Spock的肩:“干得漂亮伙计。谢谢你帮我打掩护。”

“瓦肯人从不说谎,Jim。”Spock没有避开他的触碰,将手背在身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Jim微笑起来。当然是他做的,为了报复Frank,因为那个男人又一次在醉酒后毫不在意的毁了他辛苦准备良久的参加学校科技展的小东西,Frank当然觉得无所谓,可鬼知道Jim到底有多在意这个。在这么干的时候他已经做好被Frank毒打一顿的准备了——就像之前的每一次,可这次不一样,这次有Spock,而Spock保护了他。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乎James Kirk。Jim几乎要为此骄傲起来。

他的Spock。

 

9.

说起来他们每天的生活在外人看起来似乎很无趣。

Spock在一旁冥想,Jim安静的完成当天的任务。等Spock冥想结束,他们会各自挑一本喜欢的书坐在床的两头,有时还会聊聊天,一般都是Jim讲学校的生活而Spock听着,不时发表两句对Jim不合逻辑的行为的不认同,当然Jim只是笑呵呵的听着然后继续不合逻辑。当Spock发现Jim抽屉里的象棋之后他向Jim提出了象棋之夜的邀请,这对Jim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在Sam教会他下棋没多久他就轻而易举的赢了所有愿意跟他下棋的人,之后,他的棋盘就只能束之高阁了。从此以后他们俩的生活就又多了一项日常,他还记得在连输几把之后他终于下赢了Spock后他那高高挑起的眉毛。

“这不合逻辑,Jim。”

“管他合不合逻辑,反正我赢了,check mate!”Jim大笑着欢呼。

之后他们各自有输有赢,Spock输得时候会表现得很挫败,虽然他极力否认有此感受但Jim就是知道。他可是瓦肯专家现在。

Jim简直感激于这样平静安稳的生活。他和Spock的生活。

 

10.

在Spock到来的第三个月,Jim终于成功在复制机中加入了瓦肯菜式。

他神秘兮兮的安排Spock在餐桌前坐下,还隆重的铺了桌布,像个约会那样。然后端上了他准备良久的东西。

其实只有两道菜。蔬菜卷和一道橙色的浓汤。

可看着Spock混合着惊讶和感动的表情Jim觉得一切都值,甚至恨不得立刻把所有瓦肯菜式编写出来端到Spock的面前。

“这是Plomeek汤,”Spock宣布道,他拿起勺子在Jim期待的注视下尝了一口,“很正宗,谢谢你,Jim。”

Spock甚至郑重的行了一个瓦肯礼——Jim在书上见过。

看着Spock那双巧克力色的眼眸中蕴含的郑重和温暖,Jim觉得自己都要飘起来了,他手忙脚乱的回礼,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怎样都无法听使唤的摆出那样的姿势。他不禁有些沮丧的看向Spock,却发现Spock似乎被他的无措逗乐了,露出来一个近乎微笑的表情。

好吧,为了这个笑——当然Spock依然坚决不承认——Jim觉得自己可以再蠢一点儿也没关系。

吃完饭后Jim邀请Spock去他的秘密基地——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总会有些类似的地方。以前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他想到自从Spock来后他再也没有去过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可他还是想跟Spock分享那个地方,他想跟Spock分享他的一切。

爱荷华的天气已经渐渐冷了起来,夜晚更是称不上舒适,Jim记得书上说瓦肯是一个大火球,那么推断Spock怕冷是符合逻辑的,看着被他包成球的Spock他满意的想。最后Jim掏出一顶毛线帽子,踮起脚想给Spock带上——虽然不想承认可这个瓦肯人就是比他高那么一点儿,当然,只是一点儿,他还会长高的。Spock微微弯下腰方便Jim动作,看着带着毛线帽耳尖被隐藏的整个瓦肯都被他包毛绒绒的Spock,Jim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个小人在跳舞,他的Spock真是太可爱了!

当然多年以后Jim在外星生物学可课上才了解到其实瓦肯人会自我调节体温什么的就都是后话了。

Jim带Spock去了一栋废弃大厦的顶层天台,这是爱荷华这个乡下地方少有的高楼了。在这里基本上可以看尽整个河滨镇。Spock和Jim并肩坐在天台上,听Jim兴奋的跟他讲那些星星的故事,时不时纠正他的一些谬误。

“….然后他们一起回到月球上,快乐的生活下去。”

“研究表明月球上并无生命迹象,Jim。”

“哦Mr. Spock你真没有情趣。”Jim皱了皱鼻子,突然又兴奋起来,“嘿,Spock,跟我讲讲瓦肯吧,它在哪儿?”

“瓦肯星位于娜瓦萨恒星系,这个季节无法在地球上观测到它,”Spock大概向Jim说明了如果能看见的话瓦肯星在哪,“它是一颗美丽的红色星球,有着三倍于地球的重力,气候适宜….”

Jim津津有味地听着Spock以科学讲座的口吻向他讲述瓦肯星,还有他那不可示人的对瓦肯的怀念和依恋。

“总有一天我要到星星中去。拥有自己的飞船,成为全宇宙最吊的舰长,”Jim宣布道,“勇敢的去向前人未至之境。”他做了一个超人飞行的动作。

“好的,舰长,我们接下来去哪里?”Spock突然接道。

“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指挥官。”Jim故作严肃的回道。

然后两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美丽的星空。

片刻即永恒。

 

11.

Jim悄悄带着Spock去了船坞。

“我知道一个绝好的地方。”他神秘的说道。

“然而你的年龄以及体型并不适合驾驭这么危险的交通工具Jim。”Spock皱眉看着眼前的机车。

“别太小看我啦Spock,我可是老手了。”Jim骄傲的说。

“这并不能减小其中的危险系数Jim。”Spock不认同的指出。

最终Spock妥协了,面对Jim Spock总是妥协。

他们俩飞驰在爱荷华金色的田野上,即使在车上Spock也没有放弃对Jim的说教,Jim咯咯的笑了起来大喊道:“你在让驾驶员分心啊Spocky~”

“请不要这么称呼我,Jim。”

“Spocky~ Spocky~Spocky~ Spocky~”

不用回头看Jim都能感觉到Spock的不满,直到他们到了目的地Spock还是一言不发。

“我错啦Spocky~”Jim冲他眨了眨蓝眼睛,然后回头冲田野张开怀抱,“快看!”

那是一艘巨大的正在修建的星舰,虽然还只是个雏形,却依然能看出她以后会是一艘怎样美丽而又优雅的舰船。

“那就是Enterprise,”Jim介绍道,“联邦最大最先进的一艘星舰,呃,是为了纪念George Kirk,”Jim摸了摸鼻子继续说,“她以后将会是我的船,一定!”

Spock静静地看着男孩稚嫩却坚定的脸庞想,真是不合逻辑的人类。可他也是那么不合逻辑的觉得Jim可以。因为他是那么的聪明坚定而又温暖。

像瓦肯的太阳一样。

 

12.

六个月的一天晚上,Jim装作不经意的对Spock用不那么熟练的瓦肯语说‘请帮我第一下书’后,Spock那因为震惊而微微睁大的眼睛让Jim长久以来被晦涩繁复的瓦肯语折磨的痛苦瞬间烟消云散。

他认真的看着Spock,再次用瓦肯语问他:“你愿意与我链接吗?”

这怎么听起来跟求婚一样,Jim想,不过他想这么问Spock很久了,愿不愿意和他签订契约,愿不愿意成为他的亲人,他不去想Spock会被回收这个可能,他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请允许我拒绝,Jim。”最初的震惊过后Spock平静的说道。

在那一瞬间,Jim仿佛听见世界轰然倒塌的巨响。

 

13.

Spock解释了好久Jim才理解他为何拒绝。

“我…觉得…我有家人,我..不该是一个…扭蛋。”Spock有些艰难的说道,不精确的用词让他不适。

Jim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难道那个老头的扭蛋店干的竟然是倒卖人口的生意?!

他怒气冲冲的冲到店里,就差抓着店主的领子让他讲清楚,他怎么,他怎么能这么对Spock!

店主依旧笑眯眯的,Jim才知道原来所有的扭蛋都是生前有所眷恋的事物所化,眷恋越强,扭蛋等级就越高,那么扭蛋的自主意识也就越强,而Spock是S级,他会如何发展连店主也无法预料。好吧Jim一直以为那个S是Spock的名字来着。

 

“我会帮你一起找到家人。”Jim向Spock承诺道。Spock值得更好的,Jim想,以及瓦肯人没有感情果然是谎言。他们的感情明明比任何种族都要深沉。

Spock S’chn T’gai。Jim拿着他要到的Spock的全名在资料库中搜索。还真让他找到了些东西。

Spock S’chn T’gai,瓦肯驻地球大使Serak的儿子,7岁时在成人礼Kahs-wan中死亡——Kahs-wan是瓦肯青年男子的传统生存考验,Spock向Jim解释道。母亲是Amanda Grayson。Spock是唯一一例地球-瓦肯混血,是生物学上的奇迹。

其实Jim一直以为Spock是个半瓦肯是因为他是被他这个人类,呃,孵化?出来的。好吧这么说虽然不精确但技术上似乎是这么执行的。并为此愧疚异常。

“嗯,所以他们就是你的父母吗?”Jim问道。

“逻辑上来看是的,就我而言,我没有任何印象。”Spock皱眉。

“那咱们是直接去找他们吗?”Jim看了看Spock觉得他不像是7岁的样子。他又看了看资料上记载的Spock去世的日期,是6年前。

“这将是鲁莽且无效的。”Spock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没事我们慢慢想办法,我会帮你的。”Jim承诺。

和Spock在一起的每一天似乎都变得更加珍贵起来。

 

14.

Spock冥想的时间越来越长,据他说又是瓦肯种族的一个小外挂了,瓦肯有一种自我修复机制,他一直在尝试通过此来恢复记忆但是效果甚微,现在有了方向似乎效果明显了些。

Jim提议说要不要给瓦肯大使馆写封信,哪怕Spock失去了记忆但总有一些瓦肯小外挂可以验明真身吧,Spock对此表示他们有家庭链接,但他现在无法感应到链接的存在,但在瓦肯治疗师的帮助下应该就能恢复。好吧果然有外挂。

于是Jim绞尽脑汁给Serak写了封信,但他们俩都知道,不提Serak看到的几率有多大,就算看到了他会相信这么荒唐的事情吗?呃,你好Serak大使你6年前去世的儿子变成扭蛋复活了还长大了——Jim简直不敢想充满逻辑的瓦肯人在看到之后眉毛会挑多高。

但他们总归得试试。

 

15.

Jim又一次来到扭蛋店。

据他们开始帮Spock回家已经快半年了,大使馆那边不出所料没有任何回应,Spock的记忆倒是在恢复可惜都是些断断续续的片段,Jim还从中得知了Spock养过一只毛绒绒的塞拉兽。

Jim熟练的投入硬币,默默在心里描绘一只金色的tribble的形象。咣当,一枚金灿灿的扭蛋掉了出来。Jim吹了个口哨弯腰捡起来,他现在可是个老手了。

甩着手上的扭蛋Jim有些心不在焉的想,所以他当时心里想了什么才扭了个Spock出来?他那时该死的连瓦肯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而且他干嘛想瓦肯。

想到Spock,他扭出Spock已经快满一年了。这次来扭蛋店就是为Spock准备生日礼物来着,Jim暗自且固执的将一年前他扭出Spock的那天当做Spock的生日而不是资料上写的那个。至于为何是tribble,因为Jim发现Spock拒绝不了毛绒绒的东西,当然瓦肯人依然宣称自己没有偏好,但Jim就是知道他喜欢毛绒绒的东西,没错,喜欢,他曾亲眼见到Spock自以为没人注意的将邻居家跑过来的黑猫抱在怀里撸了个遍,直到猫主人找猫回去吃饭才恋恋不舍的松手,在看到Jim回来后又故作正直的挺直了身子向他点点头宣称自己是‘帮焦急的邻居寻找失踪的猫咪’。

嘿,瓦肯人从不说谎是吗?

想到他看到的那一幕Jim不禁微笑了起来。Spock在夕阳中极尽温柔的抚摸那只猫,光线将他们镀上了一层金色,猫儿在他怀里发出咕噜咕噜满足的叫声。时光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不知道Spock看到毛绒绒的tribble会是什么反应,Jim查了好久才找到这种无害又令人无法抗拒的的小东西,他愉快的想象着Spock会有的反应向家走去。他的耳尖大概会微微变绿,大概会一边挑起眉毛向他声明瓦肯人并无偏好一边一本正经的摸这只毛绒绒的金色tribble,然后会向Jim表示感谢并一如既往的对他说在已知他生日的情况下以这天作为他的生日是不合逻辑的。哈,反正他就是不合逻辑就对了。Jim几乎要为自己的想象微笑起来。得想个办法悄悄孵出来才行,生日惊喜被提前发现了就不叫惊喜了嘛。

“Hey,Spock我回来啦。”Jim欢快的声音随着他看到的Spock的状态而渐渐低沉。

Spock在发抖,而他的手上正拿着一张纸,上面是瓦肯大使馆的标志。

他将手背到身后,扯出一个勉强算是微笑的表情:“发生了什么Spock?”

他知道这份礼物送不出去了。

 

16.

他知道的,他该知道的,这一天终究会来。

在爱荷华向旧金山方向的穿梭艇上Jim有些怔愣的想。

就那么一瞬间,Jim仿佛突然相通了自己为何会扭出Spock了。两个同样对家庭眷恋至深却又早早失去家庭的人,相互舔舐伤口。他们是亲人,是挚友,是爱人,是人类所能想到的一切美好关系的总和。是对方心底最深处的渴望。

Jim由衷的为Spock高兴并祈祷此行顺利。

可当他真正看到Spock和亲人相认的时候他还是被深深刺伤了。那是他所不能拥有,也无法拥有的。

Jim看着他们精神融合,看着Amanda抱着儿子喜极而泣,看着Serak在一旁那严肃的瓦肯脸庞难得露出一丝失而复得喜悦和欣慰。看着他们仿佛在世界自成一隅,将所有人隔绝在外。

听说Serak不出所料的对他们的信表示不屑以及不合逻辑的愤怒,他不能容忍有人拿自己早已过世的儿子开这种恶劣的玩笑,是Amanda一再不合逻辑的坚持要试一下,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Jim由衷地为Spock拥有一个不合逻辑的人类母亲而感到庆幸。

“你就是Jim了吧,”Amanda拉着Spock一起过来,温柔的抱了抱他,“谢谢你为Spock做的一切。”

Jim想大概是家庭链接吧,他有些脸红,他不合逻辑的行为被这家人欣赏了个遍:“Spock值得这一切。”他微笑着对Amanda说。

“你也是。”Amanda蹲下直视Jim的眼睛问道,“我能邀请你一起去参加Spock的Fal-Tor-Pan吗?”

“我很荣幸,女士。”Jim眨眨眼。

Spock在一旁温柔的看着他:“你几乎使我相信运气,Jim。”

Jim微笑起来:“你几乎使我相信奇迹,Spock先生。”

 

17.

庄严的仪式在瓦肯的Seleya山进行。

Jim通过这段时间搞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将要发生什么。

7岁的Spock作为两个世界的孩子倍受欺辱,他既不像瓦肯也不像人类,他被两个世界所排斥。在成人礼的前一天晚上Spock悄悄独自去了试炼之地想证明自己,却不幸遭遇野兽身亡。当人们找到他的时候一切都晚了。瓦肯人只要Katra不消失,他就可以永远传承下去,那是瓦肯人的灵魂所在——又是一个瓦肯小外挂by JTK——然而很明显,死于荒漠的Spock无处安放他的Katra,没想到他对自己家人强烈的眷恋使得他的Katra奇迹般的没有消散,而恰好身处瓦肯的神奇店主——Jim这么称呼他,用一种奇特的无人能理解的方式给了Spock重生的机会,而Jim则实现了他。而将要进行的仪式则可以说是瓦肯传统的复活术,让Spock的Katra和他的身躯彻底相融,Spock记忆的缺失也是因为这种没有完全融合造成的。好在Spock的灵魂附生在他自己的躯体上,仪式的危险性将大大降低。得知这点Jim松了口气。

他们跟随长长的仪式队伍簇拥着Spock走向圣殿,而其余人——除了Serak——则都被守卫拒之门外。

“那么,”目送Spock走入祭坛,店主转向Jim,“仪式完成后他就会忘记成为扭蛋的这段记忆。只会记得他是瓦肯的Spock,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学习,他的生命中不再有你,James T. Kirk。”

“我知道,”Jim微微笑了起来,他早就知道,这个仪式灵魂的融合中是不会带着灵魂的主观记忆的,不论怎样Spock都不会再记得他,“这是他应得的,他应该回到自己家人的身边。”

店主叹了口气,递给Jim一颗红色的小药丸,“吃下它吧,然后你也会忘记和Spock的一切。”

所有人都以为Jim会拒绝。毕竟他看起来就像是个不信命的坏小子。他会反抗会争取会和整个世界作对只为让Spock记起他。他不相信存在没有赢面的局。

可Jim却当着所有人的面笑容灿烂的将药接过一口吞下。

没有告别,没有不舍,没有留恋。

懂事乖巧识大体的仿佛他不是那个中间名是麻烦的James T. Kirk。

然后就那么倒下,激起一地灰尘。

仿佛一切都尘埃落定。

宇宙回归正轨。

 

“当——”代表着瓦肯仪式威严的锣又一次被敲响,声音响彻山谷。带着那么一丝宣判的意味。像是在凭吊往昔又像是在问候未来。

仪式结束。

太阳再次升起。


而Jim却什么也不知道了。

 

尾声.

Spock陪了他多久?好像不过一年的时光却像透支了一辈子的快乐。

所以当Frank宣布为了惩罚他的乱来要将他送到Tarsus IV的时候Jim一点儿异议也没有。

Jim趴在舷窗上看地球在视线中远去,转而将目光投向更深的宇宙。

那里该有一颗美到炫目的红色星球。

所有人都认为他吃下了那颗药,也都十分理解他。毕竟谁愿意独自承担一份美好却已经逝去的回忆。

Jim装的很好,就像没有人注意到他吐药的小动作一样,所有人都以为他忘记Spock了。

可Jim却知道他会记得,永远,直到他们再一次相逢。

然后他会说‘Hey你好Spock,我叫James T. Kirk,你可以叫我Jim,很高兴见到你’。

一如初遇。

没有告别,因为我们永不会告别。

这是宇宙中的终极逻辑。

——而我们终将重逢。

 

End


——一个无意义的脑洞小剧场——

 

一些Spock永远不会告诉Jim的事

那天他早就醒了,只是为了报复Jim将他随手丢在床上还压着他睡了半宿,所以一直凑近Jim看他被热得不停扭动的难受样子。当然,Spock宣称瓦肯人不会报复,这只是因为瓦肯人的体温高于人类。

但是他会:)因为他是半瓦肯:)——Jim补充道。


评论 ( 24 )
热度 ( 120 )

© 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