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Manners maketh man
==============================
#这里一条物理狗
#好好读书 up up up
#本命Jeremy Brett 男神福山
#撒老师的观众朋友
#杂食属性 兴趣随机掉落
#痴迷各类中老年美人(。
#Spirk 王男哈蛋 POI夕阳红RF不拆不逆

[SK]Spock扭蛋(续)

#于是我决定称呼这篇为续(。

#论一个起名废的自我修养(。#

#喜闻乐见的学院AU,虽然有一大半大副就像是一个活在背景里的负心汉:),别看我是设定它先动的手:)

#继续SK无差,一发完。主线剧情(?)至此结束,接下来就会是真正的番外们了(tribble表示请再看我一眼(。

#ooc和bug都是我的锅,私设如山。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最后一段话改编自Pon Farr一集Spock和T'Pring那段瓦肯誓词(大概?)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w爱你们(笔芯  整个人简直受宠若惊wwwww

#祝食用愉快啦(鞠躬

————我是被大副瓦肯掐的分界线————

1.

旧金山的天气渐渐暖和起来。

学院里的酒吧一如既往是最受学生欢迎的地方,似乎是刚考完试,今天酒吧里的人格外的多。

“叮铃——”门上预示来客的铃铛响了。

一个还穿着白大褂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的男人,推开酒吧门走了进来,看到如此多的学生他皱了下眉,嘴里嘟囔了一句,就开始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Hey,Bones这里!”坐在吧台前有着一头漂亮浅金色头发和一双蔚蓝眼睛的男孩注意到门口的动静,兴奋的冲友人招手喊到。

“说了不要叫我Bones,”男人抱怨道,拉开凳子在他旁边坐下,向服务生比了个照旧的手势,“见鬼的Jim Boy我刚轮完一班夜班,现在困得能坐在这里睡着了你知道吗?”

“所以才需要放松啊~”Jim向他眨了眨可爱的蓝眼睛,讨好似的把准备好的咖啡推给Bones。

看到咖啡Bones明显被安抚了,接过一口灌下,嘴里依旧嘟囔着:“比起这个我更愿意回宿舍倒头好好睡一觉,要知道我下午还有一节那个见鬼的绿血大地精的课。”

“得了吧Bones我知道什么才能让你放松。”Jim微笑道。

Leonard McCoy,Jim口中的Bones,是位医学生,比Jim高一级,不过他们俩大概会同时毕业,因为Jim会在三年内完成他的学业,这样才能赶上他美丽的银女士首航。

“说吧又发生什么了?”McCoy拿过他点的酒,他太了解他家这个男孩了,才不会无缘无故的在他刚值完夜班就把他拉出来喝酒。

“呃,”Jim咬了咬下嘴唇,“好吧,我确实遇到了点儿问题。”

“和那个绿血大地精有关?”

“Spock有名字的Bones。”Jim用手肘戳了戳医生。

“我也有。”医生瞪了他一眼。

Jim嬉皮笑脸的凑上去环住McCoy,“这不一样,Bones可是我对你独一无二的爱称。代表了我对你的爱~”

“该死的我可不爱你。”McCoy嘴上凶狠,脸色却柔和下来,也没有推开Jim,“所以怎么了?”

Jim看起来也有点儿莫名其妙。

“我觉得事情好像有点儿脱轨了Bones。”

 

2.

那就从最初开始讲起好了。

Jim入学的那天在穿梭艇上和身边这个一直在诅咒这见鬼的宇宙的男人吐了对方一身后,莫名的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McCoy需要照顾别人,而Jim需要照顾。于是一个奇怪的组合就诞生了。

Jim知道McCoy把他无法对女儿传达的爱全都给了他。虽然表达形式是冲他大吼大叫拿着无针注射器追着他满校园跑呃。但Jim享受这一切,并回馈以他同等的爱——以捣乱的形式。

Jim本以为自己幸运的在刚入学就能交到这么好的朋友那学院生活应该也会很顺利。

可他忘记了自己的中间名是麻烦。

不到一年的时间,Jim就已经闻名全校了——当然不光是因为他那令人望尘莫及的成绩和英雄之子的身份,而是他睡遍全校的花名。

没错,睡遍全校,男女通吃那种。哦据说他还有个前男友叫Gary Mitchell。

Jim简直想不通这些有名有姓的谣言都是怎么来的,是,他是热爱调情,可那只不过是他的一种生活方式,他要在三年内学完四年的课程,这即使以他的能力而言也很吃力了,才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建立一段关系,调情只是他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而已。

说Jim在口头上睡遍了全校还准确点儿。简直完全不符合逻辑,Jim吐槽道。

Jim知道自己的名声现在有多糟糕,可那又如何,他有着让人无法挑剔的好成绩。Jim不会去解释的,他从来不会。

只有Bones知道他到底多努力地在完成梦想。

他的梦想。

他要在三年之内完成学业登上星舰,接着在四年之内拥有一艘属于自己的星舰——而那一定会是他美丽的银女士,然后驾驶着她去到瓦肯,去接Spock,去带他一起去向前人未至之境。

所以Jim哪儿来的那么多美国时间和人去睡觉?

 

3.

平静在第二年刚开始时被打破。

这一学期的McCoy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烦躁。

Jim偷偷瞄了瞄医生的PADD,要知道他叫Bones出来可是放松的,可Bones现在似乎在…学习?这有点儿吓到Jim了。

“Hey,Bones,这儿可是酒吧。”Jim笑嘻嘻的环上医生调侃道。

“该死的我知道。”McCoy黑着脸继续在屏幕上戳戳点点。

“你在看什么?”Jim把头凑过去,“呃,瓦肯语?喏,这里是元音,接续该是Tu的复数才对。”

McCoy毫不犹豫的改了Jim说的地方,嘴里嘟囔道:“该死的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小鬼。”

“我可是Jim 全宇宙我最吊 Kirk。”Jim骄傲的说道,“所以这就是你最近一直烦躁的原因?瓦肯语?”

“是高级外星语言学。”McCoy纠正道,忍不住又抱怨起来,“该死的我是个医生不是通讯官。”

Jim知道Bones最恨这个了,不禁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可是我听说高级外星语的Bloomfield教授人还不错啊。”

“去他的Bloomfield教授是Spock教授!”压抑许久的McCoy牌爆竹仿佛在一瞬间被引爆了,“那个见鬼的冷血没有感情,只知逻辑不懂变通的该死的绿血大地精,上他的课简直倒了八辈子霉!”

“你说谁?”Jim怀疑自己的听力出现了问题。

“那位Spock名字念不出来教授!该死的绿血大地精。他竟然还让我们在一周内提交一篇完整的论文!?”McCoy大声抱怨道。

“呃,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学校还有个Spock教授?他是…瓦肯人吗?”

“学院你不知道的教授可多了去了,”McCoy撇撇嘴,“好像是个半瓦肯,他爸还是什么驻地球大使,所以才会来星舰学校教书。”

Bones还在抱怨些什么Jim已经不知道了。他的脑海一片空白。

 

4.

所以,自己到底是有多迟钝才没有发现自己竟然和Spock在同一所学校。Jim想。

当你开始刻意寻找一个人的时候,你的生活中就到处都是他的身影。

对于Jim而言就是这样,他的生活好像突然就被Spock包围了。

自从知道Spock是学院教授后,Jim感觉自己经常碰见他——下课的人流中,拥挤的食堂里,走廊的另一端——和Uhura在一起,所以每当这时Jim就把自己藏起来,在暗处静静观察他的Spock。Spock穿着黑色的教官服,毫无特色的服饰在他身上却显得那么优雅而富有吸引力。这么多年不见Spock还是那么消瘦修长,看起来好像还是比Jim高那么一点儿,留着Jim熟悉的齐刘海,尖尖的耳朵,斜飞的眉毛,还是Jim熟悉的面无表情。

只是在他身边的人不再是Jim了。而是Uhura。

Jim叹了口气。不自觉地摸了摸一直戴在手上从未卸下的腕表。

没人知道他在手腕血管的位置上刺了一个小小的Spock的全名,在Tarsus IV上的时候他全靠这个撑着好不把刀片放在手腕上。

在那个饥饿丛生尸横遍野的星球上,满目都是冰冷的血色,只有Spock黑色的名字能让他感到不合逻辑的温暖。

在他被饿到昏厥时,在他为了活下去拼尽一切时,在他和同伴得到救援时,在他创后修复吐得天昏地暗时。

他一直幻想着两人的再次相遇该是何等美好。

那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亮光。

是他的希望。

然而现在,他们就在同一片土地上同一个校园中。他们共享同一份空气欣赏同一抹月光。

Jim却情怯了。

Spock还在原地,只是Jim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

经历过Tarsus那件事后Jim不确定自己还值不值得Spock这份美好。他已经不是Spock记忆中的那个Jim了。

更何况他还不记得Jim。

更何况Jim早已在时光中支离破碎。

 

5.

McCoy觉得Jim最近有点儿不对劲,而当他和Jim在酒吧遇到Uhura和Spock教授——鬼知道瓦肯人为什么会来酒吧,Jim没有如往常一样上前去跟Uhura搭讪猜测她的名字而是拉着Bones落荒而逃时,医生的狐疑达到了顶峰。

他觉得他需要跟他的男孩谈谈。

 

最终医生决定在餐厅展开这次对话。

“Jim。”McCoy难得严肃的开口。

“嗯哼?”Jim心不在焉的应道,手中的叉子无意识的戳着盘中的蔬菜。

该死的Jim竟然真的连吃了好几天健康的蔬菜了而这绝对不该是正常的肉食动物Jim Kirk会做的事。McCoy觉得有点儿头疼。

“你,”McCoy试探着开口,“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Uhura了?”

“嗯,啥?”Jim还没来得及消化Bones到底说了些啥时,突然看到了什么,火急火燎的跳起来把餐盘一收,“Hey,Bones你看我想起来还有个实验要去做,我先走啦。”然后转身蹬蹬蹬跑开了。留McCoy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目瞪口呆。

McCoy回头望了望,正好看见Uhura和Spock取好食物一起坐下用餐。好吧,医生想,看来他的推断是对的。

第一次谈话以失败告终。

 

然后是在酒吧。

Jim难得放松起来,开始像往常一样搭讪开玩笑。

McCoy觉得这或许会是一个好机会。

“Hey,Jim,”医生故作不经意的问正在调情的Jim,“你觉得Uhura怎么样?”

“嗯?”Jim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调侃道,“很辣啊,还是我光辉历史上的污点。”或许还是Spock喜欢的姑娘,他想。

McCoy觉得自己抓到了问题的本质,“听着Jim,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好姑娘,Uhura不喜欢你那是她没眼光,你看她似乎更喜欢Spock那个大地精的类型,所以不是你的问题,你还是那个纵横情场的Jim Kirk。”

这段话不知道哪里戳到了Jim他突然大喊了一句:“我才没有喜欢Spock!”

可怜的医生被吓得几乎跳了起来,“什么鬼?!难道你…”

整个酒吧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俩身上。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Jim突然冷静下来,看着医生字正腔圆的说道:“因为我爱的是你啊,Bonesy~”

然后扑上去抱着医生狠狠亲了一大口。

该死的,McCoy呻吟了一声,一把推开Jim还想凑过来的脸,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要丢光了,这小鬼又发什么疯?

于是Jim Kirk连比自己年上的挚友都不放过还当众强吻的花边新闻再次传遍全校。

第二次谈话依旧以失败告终。

 

第三次则是在Jim的宿舍。

McCoy上门去堵他,因为医生已经有三天没有见到Jim了。而三天前最后一次见到Jim时他的黑眼圈已经快掉到地上了。

“快开门Jim,该死的别逼我用医疗覆盖码!”McCoy在门外威胁道。

门不情不愿的被打开了。

“Hey,Bones。”Jim笑了笑跟他的医生打招呼。

McCoy黑着脸一把推开门把Jim按在床上,拿起三录仪就开始为Jim做全身检查。

“没事Bones,我好着呢。”Jim扭动着逃避医生的三录仪。

“闭嘴!”黑着脸的医生吼道。

Jim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好,三天的时间而已整个人瘦了整整一圈,那比之前还要深重的黑眼圈昭示着主人缺乏的睡眠。

McCoy叹了口气,放下三录仪,和Jim并排坐在一起,“所以,还是不愿意跟我谈谈吗?”

Jim把脸埋进手里,“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Bones。”

他对Spock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呢?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

亲情、爱情、友情。不够。他觉得,以上这些词任何一个都无法精准描述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是语言所能描述的所有美好关系的总和。

于是他想到了那个瓦肯词语T’hy’la——兄弟、手足、爱人。

瓦肯语真的比标准语要精准的多。

于是他觉得Spock是他的T’hy’la。

可他又是Spock的什么呢?Spock和Uhura看起来,那么的契合,那么的——般配。

幼时遭受的家庭破碎也好,后来经历的惨烈屠杀也罢。所有的苦难都没能将Jim打倒而是让他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可那是因为有Spock陪着他。

如果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办?

所以他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不是,吃下那颗药就好了?Jim有些绝望的想。

 

6.

“所以,你和Spock小时候就认识,然而他把你忘了。”McCoy总结道。

“技术上来说是肯定的。”

“该死的别学那个大地精说话,”McCoy有些头疼,“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负心汉的故事。而你就像一个该死的陷入爱河情人却爱上别人的小公主。”

Jim默不作声。

McCoy觉得不光是头,牙也开始疼起来,可他一个离了婚的男人也给不出什么像样的建议,只能把Jim抱在怀里,安抚似的拍着他的背部。

“对自己好点儿,孩子。”

最终,医生这么说。

 

7.

Jim知道他不该这样做,可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接近Spock。

所以当McCoy在自己的高级外星语言学课上看到Jim时他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和男孩坐在了一起。

Jim趴在桌子上静静观察讲台上的Spock。他的Spock长大了,他的Spock身材真好,他的Spock有全宇宙最酷帅的发型,他的Spock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就这么看到了下课。

学生陆陆续续走掉,讲台上只剩下Uhura在问Spock问题。后面则是McCoy陪着Jim并排坐着。

Jim咬了咬嘴唇,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起身向讲台走去。McCoy叹了口气,跟在他的男孩后面保护着他。

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

 

Uhura厌恶的看向向自己走来的Jim。

“哦死心吧Kirk,我对你没兴趣,睡不到我不会影响你睡遍全校的丰功伟绩的。”

Jim只是笑了笑没打算告诉她自己并不是跟踪她来上课的。反正人们对他的误解已经够深的了——他也懒得解释。McCoy则瞪了她一眼,“Jim又不是来找你的。”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Spock正在讲台整理PADD的手僵硬了,并抬头向他们看来。

Uhura勾起一个轻蔑的笑,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James T. Kirk?”明明是疑问句却又有着肯定的语气。他一字一顿的念道,就好像这个名字对他而言是无上的珍宝一样。

Jim在一瞬间楞住了,巨大的喜悦席卷了他。随后又有些释然,毕竟他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了——褒贬意义上的。再加上还有个Uhura可能会向Spock吐槽自己的骚扰,毕竟他们——那么亲密。可他还是因为Spock叫出了他的名字而欢欣鼓舞。语调熟悉的让他几乎想哭出来。

“Kirk学员,请解释你并未选择这门课却来听课的理由。”Spock将手背在身后紧紧攥着让自己冷静,想到刚刚Uhura学员的话和近期的一些传闻,一股黑色的不合逻辑的嫉妒在他体内沸腾。慢慢来,他在心里警告自己,Jim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要吓到他。

Spock抬眼微微打量着那两人,所以是Uhura学员还是McCoy学员?不论是谁都是不被允许的。他巧克力色的眸子闪了闪。

“呃,我觉得,作为指挥系的学生多掌握一些外星语言是符合逻辑的。”Jim磕磕巴巴的说道。

Spock满意的点点头:“这个理由是可以接受的。”

“那,那我们先走了,教授。”Jim觉得再跟用陌生眼神看自己的Spock在一起他的心都要被撕碎了,拉着Bones就要离开。

“等等,Kirk学员,”Spock突然出声叫住了Jim,“我能否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

McCoy突然觉得自己眼睛疼了一下。

之后,事情就开始脱轨了。

 

8.

“Kirk学员,我能邀请你一起共进午餐吗?”

Jim:???

“Kirk学员,听闻你很擅长三维象棋,恰好我也对此有些研究,可否邀请你与我在晚餐结束后一起下棋?”

Jim:????

“Kirk学员,你写的有关四倍体黑小麦优化的这篇文章很有启发性,恰好我最近正在研究相关方向,能否请你协助我的研究?”

Jim:?????

 

“他还向我介绍Plomeek汤!在我条件反射客套要尝一下的时候他不光同意了还把自己的勺子递给了我!”Jim抱着Bones摇晃道,“我的天呐!Spock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Bones,Bones你帮帮我。”

McCoy没有理会Jim的焦急,只觉得自己眼睛又疼了起来,妈的光听都觉得辣眼睛。

“Bonesy~你帮我想想办法啊,听说神奇的东方有很多奇怪的方法可以驱邪你了解吗?”

“该死的我是个医生不是巫师!”McCoy抱怨道。

“我觉得吧,他大概是在追求你,”医生一本正经的建议,“喏,他不是在那儿,你自己过去问问不就好了?哦不用了他正在过来。”

两人一起看着与酒吧格格不入的瓦肯人正目标明确的向他们走过来。Jim的手还环在Bones的肩上,一脸茫然的看着瓦肯人依旧面无表情的脸。

Spock似乎是在生气?Jim有些迟钝的想。

瓦肯人背着手在他们身边站定,“与别人亲密接触是不被允许的,Kirk学员。”

Jim/Bones:??????

“请解释,教授。”Jim干巴巴的说。觉得世界大概有点儿玄幻了。

“我以为我们正处在一段浪漫关系中。”瓦肯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Jim:?????

“鉴于你没有拒绝我对你发出的带有浪漫目的的约会邀请已有37.8个标准日,我依此推断你对我抱有同样的浪漫想法,并同意了我的追求。”

Jim:??????????!

 

9.

“所以,Bones你亲我一下。”Jim一脸神游的戳了戳旁边同样傻眼的医生。他最近大概是没睡好白天都开始做梦了?????

“这将是不被允许的!”Spock低吼道。同时充满敌意的瞪视McCoy。所以是McCoy?

“什么?!该死的你们发疯不要拉上我!”可怜的医生气急败坏的跳脚。

“是我有什么误会吗Kirk学员,你对我并没有抱有同样的浪漫想法?”Spock皱眉。

“不不不,我喜欢你!你没误会。”

然后世界突然安静了。

而McCoy只想捂眼睛。

 

尾声.

他们坐在Spock办公室的沙发上相顾无言。

“呃,所以,事实上是,咱们俩谁也没有忘记对方但都以为对方忘了?”终于,Jim出声打破了沉默,这个发展让他措手不及。

“这个结论是符合逻辑的,Jim。”Spock一脸正直的伸出两根手指和Jim的缠绕在一起。

然后Jim突然就微笑了起来。

所有的不确定所有的彷徨所有的自怨自艾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如同独自飞行了许久的鸟儿终于找到了栖息之所。

太阳再一次升起。

而这一次,Jim沐浴在阳光之下。

他钩住Spock的手指将他拉过来,眨眨眼,“比起瓦肯吻不如来试试人类的?”

额头相抵,影子在地上被拉的长长的,纠缠出心的形状。

一声“T’hy’la”的叹息消散在风中。

 

分离但不再分离。

相聚并拥有彼此。

重逢于约定之地。

彼之所在,吾之家园。

宇宙即故乡。

 

End

—————作者有话说————

#其实我觉得两个人一起吃Uhura的醋挺蠢的:)
U姐表示exo me???【黑人问号脸】

评论 ( 17 )
热度 ( 151 )

© 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 Powered by LOFTER